BLOG

待到山花烂漫时 我们依旧用心做店

3/Sep,2014

 
在2013年年尾,我们最大的工程是整理了上海店面。说是整理,其实是花了整整一个月时间装修、收拾,修着房子,但更修出了一些没有预计到的东西。
 
我三年年辞职加入栋梁,四年前认识了这家尚在五道营胡同的店以及Charles和南朗,我几乎是带着漫溢出来的激情加入这个团队,变成第三个成员。那时,固 定团队只有我们三个人。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走得那么勇敢,我觉得当年能找到这件让我热血沸腾的事干并有两个那么完整的队友已是幸运,更幸运的是他们也一样信 任我。现在想来,还有一个无法被忽视的理由,就是那个“店”。
最初我们通过做店,来表达自我的情绪,归置自我并不成系统的品味标准。然后凭借并不自傲的处事风格来呼朋引伴。同时,我们用着非普世的价值观自在经营,摒弃 了或长或短的“成功学标准”。南朗是艺术指导,其实也是“店铺民工”,什么脏活累活都自己干,干的标准就是得美。Charles是销售总监,其实就是“亲 自接客”,和客人聊High,下午四点变成午饭时间。胡同时期,服装店可以开成夜店,晚上台阶前纳凉的,唠嗑的,喝啤酒的统统都是朋友。我做起了恐怕在原 来公司十年以后才有可能做到的CMO,其实就是,码字的时候一篇微博短短百字不到删删改改,店里活动时候跑跑龙套,心里特别美。就这样我们在上海北京有了 “两个家”,我们三个人互为对方的眼睛、耳朵和嘴巴,用着反朴的方式守护着我们的店。
 
即便到今天我们对服装的情绪依旧渴望保持适度亢奋的状态,而非可以高举它超过生活。它也许不像鲜花爱情那么轻易地去感动众人,引起万千转发,但衣服如同日用 的饮食,吃得好穿的美足以滋润我们的今天。所以更多时候我们更希望做着安静的推荐者,适度地告诉你穿戴上它可以让生活多一点自我满足的波澜。但同时,我们 却也感受着被推动前进的潮涌。店铺一发而不可收地在发展,那些最先的“纯粹啊,感动啊”的情绪日渐与理智开始交锋。我们摸索出来而秉持的标准被许多人认可 并在不同的地方复刻。我们都在不算很成熟地接受来自自身和环境的改变,在既定的标准里,设计师每年做两季衣服,提前半年做好样衣、拍摄、宣传。在大家穿上 新一季衣服的时候,设计师的心早已在感知下一个系列了。就这样,我们开始比别人更懂得去解读这个市场,虽然我们的心总是多于单纯的买卖,但本能地壮大它发 展它也一度成了我们的步履,我们建立了团队,有了店以外的工作室,我们马不停蹄。我们开始更愿意和完善而成熟的系统打交道。
 
直到有一天,正在上海店装修时的南朗发来微信给我们两人“我们有多久没有安静地在店里待会儿,看看那些衣服,看看我们的客人,我们还爱这两家店吗?我觉得我 们没有那么爱了,原因是我们把它变粗糙了,我们不那么安静了。”我和Charles渴望用很多话反驳我们对店倾注的爱,但最终引发我们的自省和思索即便到 今天仍然在继续。曾经“店”之于我们是一个梦的开始,是哪怕只有方寸器皿普通倍加珍惜的地方;后来我们把“店”当成自我价值实现的载体,健康的更多和更 大,可以让我们做更多引以为骄傲的事。但是,店却变成最短暂的驻足。有时候疼痛不是对你过去付出的否认,疼痛是你直面继续走路的方向是不是你最终的花园。
止,然后观。所幸,踏实之人最终贪恋的一方脚下坚实的地土还是我们的乐园。我们在一个触手可及的“实体”里,重新苏醒。对新鲜的花朵,无尘的玻璃,健壮的植物,精神饱满又面带微笑的销售,我们都愿意看为好。这一切,是我们整修店铺,亦是整修自己的结果。
 
栋梁尚小,我们大抵还是得摸索成长,但独立和创新是我们心底的一种道德,不盲从,不跟随,不刻意张扬,尽量做一些不同的事,依然缓慢,保持谦虚,对生活是情 怀而不是负担,态度极致但并不傲慢。对得起来店里买衣服的客人,是我们对城市的贡献,也是我们对自身对抗岁月流逝的笃定。希望有天有小一辈的人做店说起栋 梁,可以讲,他们的坚持给了我希望。
 
Tasha in DONGLIANG, 
2014年1月
 
 

沪ICP备14030469号-2